天地之间 第七十四章 狭路相逢

    时间:2018-02-06 上午十点过终于踏上了归程。由于这次莉儿是通过江南航空旅行社安排所有的行程,回程乘坐的也是江南航的飞机,上飞机的时候,胡莉和一个显得比较成熟的空姐简单聊了两句。
      「两三年了,对于吃年轻饭的空姐这个行业来说,变化太大了。白秋你看,这里我就认识这么一个了,其余的都是新来的。」莉儿有些感慨地对我说,「是啊,人生看似漫长,其实回头看仅仅是短暂的一天而已。莉儿,别想太多,回到江陵我们就开始好好干,你这么聪明又这么漂亮,连抛媚眼都研究得那么透彻,我从今以后给你做后盾再推你一把,咱们肯定能开闢出一片新天地的。」我带着欣赏和敬佩对她说。
      飞机在万米蓝天上很平稳地飞行着,看着身旁靠着机窗的莉儿,我的心中却很不平静,特别是雯丽对于莉儿的态度始终是不太明了,这让我内心着实有些中忐忑不安。
      拉过莉儿白皙修长的一只柔胰,一边抚摸着,一边小声和她倾诉着绵绵情话。「莉儿,过去的这五天,有你在我的身边,我觉得几乎是我这辈子最放鬆最快乐的日子了。今天回去,想想即将面对的琐碎劳心的昨天的日子,我好像还有些不适应呢。」莉儿偏过头来看看我,那双妩媚漂亮的大眼睛笑了笑,安慰我说,「别想那么多,冤家,我反正是你的人了,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我们再不会分开的。」
      「那要是雯丽不接受你这个小老婆怎么办呢?」我有些发呆地问她,「她要是不接受,我就是给她当丫头也要陪在你身边,随时都可以看到你,对我来说也就够了。」莉儿也被我感染,有些神思恍惚地说着。「你给她当丫头,我就给她当小厮,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我都认了。」虽然话是有些犯傻,但我们对视的目光中是一往情深。
      我仔细想了想,雯丽其实人也不坏,只要床上把她孝敬够了,对我还不是百依百顺的,而此时的我,为了莉儿死在她身上的心都有了……。
      有胡莉这样的天仙美女在身边陪伴着,我的心沉浸在幸福和甜蜜之中,也不想再多说什么。简单用过飞机上的午餐,随手拿起一本航空杂誌翻了起来,中间有一篇介绍张曼玉和电影《花样年华》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身大袖宽袍的晚清行头,最是记忆,电影《花样年华》中廿多套美轮美奂的旗袍,更是像一阵风吹动人们心中对美的渴求。没有哪种服装能像一袭旗袍那样,将女人的妩媚典雅、山水韵律体现无遗。中年女人的风韵,二十来岁的青涩,一袭旗袍总能穿出百样风情,老少通吃,历久弥新。旗袍之于女人,始终是无可取代,花一样如斯年华,在旗袍的映衬下绽放……。」
      杂誌上张曼玉身着旗袍蹬着高跟鞋慢慢地扭动苗条的腰肢的曼妙剧照,似乎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而是成为中国妇女的象徵。看到这里勾起了我心中对女性旗袍的迷恋与嚮往。
      一套套婉约的旗袍,将女人的曲线美包含在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尺度之内,使其具有一种亦收亦放、遮遮掩掩的诱人魅力。精细的做工,温婉的丝扣,呈现出不一样的美丽。旗袍成为一种梦中情人式的经典女装。
      我突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拿起这篇文章和身旁的丽人讨论起旗袍的问题来了,「莉儿,我总觉得穿旗袍和高跟鞋的女人才最有那股韵味,但有时候看西方人穿旗袍总觉得有些怪异和不协调,你应该是有研究的吧,能给我讲讲是什么原因呢?」
      胡莉一听这个有些奇怪的问题,蹙着眉头想了想,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看把她都难住了,便一边讲解着一边启发起这个大美人儿起来。「莉儿,你发现没有,穿旗袍是要非常讲究的。西方的美女是特别上镜,但她们的肩膀往往比较宽,这和中国的传统是不相符的。而中国的旗袍,配上中国传统的溜溜美人肩,肩膀要溜,才够妩媚柔和;再加上所谓的」小蛮腰「,细细的腰身最合旗袍的韵,而细的尺度要么是绝对的尺寸小,要么是臀部丰满才衬得出腰的婉约。其他的就是,脖子不能够短粗,皮肤最好是细白的,而身高也适中,虽然旗袍能遮住体型的一些缺点,但真正穿得好看的,是那些真正如」水「般流畅而柔媚的身材和气质。」
      说到这里,胡莉若有所悟地笑了起来,「别笑,说的就是你,这么好的身材和条件,你穿上旗袍一定很漂亮很迷人呢。」我一边挑逗一边问了下去,「莉儿我的心肝儿小老婆,你有旗袍吗?」
      「有啊,不过只有两条,一般都不敢穿出来。」莉儿有些害羞地说,「为什么呢?」「不太方便,穿在身上显得有些过于风骚艳丽了。冤家你看看,现在的旗袍几乎成了『职业』女性的穿着,良家妇女有几个穿着在大街上走的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莉儿我的亲亲,哪天你在卧室里穿上旗袍好好让爷看看,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害羞的,爷看好了再好好疼疼你。其实东方女性的魅力都在旗袍上了,就这么一穿,奶子高耸着,身段勾画着,下面的高开衩里蹬着高跟鞋的两条又长又嫩大白腿若隐若现地露着,光想想就实在勾魂呢。」
      莉儿看我腻在她的身边神思遐想、慾望高涨的样子实在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在我的大腿上掐了一把说,「狗改不了吃屎,你个死白秋总改不了臭德行。别作你的春秋大梦了,看看,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
      我们还在行李转盘那里等着的时候,月琴和谢娟就看见候在出口的雯丽她们几个了,我笑着对远远站着、穿着白色短大衣亭亭玉立的雯丽打了个招呼,这可是今天的老大,千万得罪不起的啊!
      我们拖着行李箱出来的时候,看见雯丽带着玉凤和春花等在门口。
      春花一把乌黑色的秀髮,中间分界的垂在两肩,像一个模特儿般站着笑瞇瞇的看着我,身着一条紫色的紧身连衣呢裙,中间扎一条黑色的时装腰带,肉色天鹅绒袜配着长筒高跟黑皮靴。一个普通的厂花女工,在我的雨露滋润下,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到如今已变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女,加上她那身昂贵贴身的裙装更凸显出它那虽然娇小,却凹凸有至的身材,虽然她早已是我胯下的丽人了,但今天看见这高贵而时髦的妙龄女郎还是给我一种急欲一亲芳泽的冲动。
      而玉凤外面套着件白色短大衣,里面穿着藏青色西服套装下套着浅灰色天鹅绒袜子修长的腿和脚上黑色高跟带袢皮鞋像一名白领丽人,加上清丽俊美的脸蛋,苗条挺秀的身材,站在那里也显得超凡脱俗、卓尔不群。
      雯丽她们三个脸上充满了喜悦,玉凤和春花手里都拿着一束鲜花,等我们一出来,玉凤就走到我的面前,春花走到胡莉面前分别给我们献上鲜花和情意。
      我给莉儿介绍了一下春花,莉儿盯着春花的俏脸看了一下,似乎在和故事里的她对对号。雯丽却很主动地拉着胡莉的手,热情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低声说着,「大妹子,你真是太漂亮了,便宜了白秋这个死鬼!好事都被他一个人占完了。」两女带头往外走去,其他几个女孩子顿时叽叽喳喳高兴地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行李往外走……。
      我突然觉得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老胡。「有什么事吗?」我笑着打了个招呼,「兄弟你是干什么的啊,这么多美女陪着。」说着他递了枝烟过来,我让雯丽她们先走。
      「开模特礼仪公司的。」我笑着打了个哈哈,「哦,原来是这样的。兄弟,给个片子吧,万一今后咱们有机会好好合作合作。」听他说得这么客气,我也不好推脱,便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身在花丛中,兄弟你实在令人羡慕啊!」临别时老胡来了这么一句,把我也灌得美滋滋地。
      我一路小跑到了停车场,看见她们正在上行李,雯丽拉着胡莉在旁边聊着,远远看去,的确是一双璧人啊!
      尤其是胡莉,被我这一路浇灌得娇艳欲滴、妩媚丛生,完全沉浸在无边的甜蜜和幸福中。在我的爱情滋润和对她的悉心呵护下,她整个人焕发出惊人的艳色!
      莉儿的脸色越来越红晕,肉体越来越成熟圆润,双峰饱满高挺,臀部圆润挺翘,青春的气息和妇人成熟的魅力完美地结合在她美丽的身子上,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令人砰然心动的妩媚。而她的气质依然还是那么出众,身上的端庄圣洁和性感妩媚结合在一起,使每一个从她们身边走过的男人无不神魂颠倒,总想多看两眼。
      雯丽其实也很出色,不过和胡莉站在一起总是略微差了一些。再怎么穿高跟鞋身子还是矮了一些,脸部的线条也不是那么细腻精緻。不过她那依然青春美丽的洁白身躯,在我的爱抚下显得无比的圆润,她的奶子越来越大,越来越丰挺,臀部也越来越圆翘。雯丽有时在私底下也抱怨我老是抚摸她这两个地方,搞得越来越涨大挺拔,当她站在那里的时候,也会引来无数贪婪的目光,那些男人皆用火辣辣地盯着她的胸部。这让性格泼辣的她也觉得有些羞涩,甚至时不时抱着胳膊掩饰住乳峰春光,当然这反而让我觉得自豪无比。
      大家一起上了我的GL八,好在车子的空间实在比较大,虽然放几头大象进去显得实在夸张,但我们几个却足够了。娟儿开车,玉凤坐在副驾的位子上。雯丽当仁不让地拉着胡莉坐在第二排,两人高兴地聊着天。我则被喧宾夺主挤到了第三排和月琴、春花她们做伴。
      车往江南新区开去,先送胡莉回家,我坐在后坐上自己观察着雯丽的表情和脸色,似乎看不出吃醋的蹤影,但领教过她厉害的我却更加担心和害怕起来,真怕她发作起来,只好胆战心惊地老老实实坐在后面静观其变。
      开进停车场后,雯丽和谢娟、玉凤一起讲莉儿送上楼去,我本来想上去,但被雯丽叫住了,「死鬼,你好好在下面守着车,我们姐妹聊两句就下来。」我感觉到她似乎是想上去探探胡莉的虚实,有时候看一个房间的装修、摆放、饰品的选择和清洁程度,就多少可以判断一个女人的品位和勤快。但看雯丽一脸决然的表情,我只是张开嘴嘟囔了两句,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坐在车上等她们上去。
      母老虎一走,我拉着春花和月琴在下面可就一下放开了。「老大和老二都上去了,老子只有搂着你这个老三解渴了,好在你是繫在爷的裤腰带上的,爷想玩随时可以玩的,再跑不掉的。」我厚着脸皮消遣起月琴来。
      「白秋你真是个赖皮鬼,本来人家和春花都各自有老公有男朋友的,就这么被你放出下三滥的手段给弄到一个锅里给煮成了连锅肉,便宜了你这死赖皮了。人家又没有卖给你,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家?」月琴对我的过分表示出了反感。
      「老子就要欺负你,你敢怎么样?」我恶狠狠地对月琴发起飙来。春花在一旁打着圆场说,「爷,月琴姐让你生气了,该罚就罚嘛,别伤了身子。」我点头思索道:「本来应罚她吹箫的,现在也不方便,就打打屁股吧!」
      月琴听我这么半带玩笑半当真地一说,先微觉错愕,闻言大羞,转身想逃,却被我一把抓了回来,反趴着压在腿上。月琴又羞又愤,极力挣扎,但哪里是我的对手。我嘻嘻笑着,一手压着她的臻首一手掀起她的短大衣,慢慢隔着石磨蓝紧身牛仔裤抚摸她浑圆的玉臀,笑道:「月琴我的老三,你可知错?」
      月琴看今天是难逃这一劫了,身子绵软下去,暱声道:「爷,人家知道错了……」。我就手解开她长裤的扣子,拉开拉链,一把将牛仔裤扒了下来,幸亏车子贴了深色隔热膜,加上停得隐蔽,我们又在最后排,旁边没有人看见,否则就这一下月琴可真要羞愤自杀了呢。
      我探手到她两腿间,原来还是那条被我开了裆的棕色紧身羊毛长裤。我淫笑着隔着光滑的米色蕾丝三角内裤用手指轻轻抚摸那饱满蜜唇的轮廓,笑道:「你可认罚?」
      月琴微微扭动腰肢,颤声道:「认罚……认罚……」。我笑道:「好,把屁股抬高些,爷要罚你了!」旁边的春花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羞涩地瞟了我一眼。
      月琴将上身俯得更低,沉腰撅起屁股,微微分开了腿。紧绷的绸亵裤显露出阴部的轮廓出来,映上日光发出的亮光,更是诱人。
      我心中泛起异样的兴奋,左右开弓,用力击打在她丰满柔软的玉臀,发出清脆的声音。月琴婉转娇啼,却乖乖的趴着,又是兴奋又是痛楚,喉间轻轻的娇哼声勾人魂魄。
      春花默默坐在旁边,妩媚甜美的大眼睛看着我,眼里说不清是害怕还是羡慕……。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电影网站色_av大帝_东方av_av天堂网2016 avtt33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