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8-02-06 文渊一惊,心道:「以陆道人功力之高,若持骊龙剑在手,那可不妙了,只怕慕容兄也难以应付。」正自担忧,忽听紫缘道:「各位,可 否听小女子一言?」
      赵平波心中正怒,听到紫缘语音轻柔,怒气不禁消减三分,侧首道:「姑娘要说什么?」
      紫缘缓步踏出,流盼四周,大街上一时人声俱静。只听她说道:「小女子身在青楼,虽然微贱,却也知晓洁身自爱。小王爷身处尊贵,更 当明白礼教。紫缘并非故作清高,然而金银富贵,皆为过往云烟,小女子从未为财势所屈,小王爷该当亦曾听闻。」赵平波默不作声。
      紫缘又道:「小王爷若欲以财物使小女子为姬妾,恕难遵从。以小王爷的身份,要寻芳草不难,尚祈自重。文公子等均是见义行事,也请小王爷莫要为难他们,免受世人讥议。自古王公贵族,欲留美名者,须知权不可滥为,势不可凌人。」
      说罢微一躬身。
      话声甫毕,週遭群众都鼓噪起来,显然都对赵平波一行颇是不满。慕容修哈哈大笑,说道:「小姑娘,想不到你还挺能说话,倒不是唯唯 诺诺之辈,不简单啊!」紫缘微笑道:「取笑了。」赵平波脸色铁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陆道人见民众显是都站在紫缘那一边,不禁惊奇:「这女子非同庸流,一干百姓竟都和她互通声气,当真始料未及。」心思一转,当下朗 声说道:「小王爷,贫道奉王爷旨命,必须护送小王爷平安上京。为一女子大动干戈,殊为不智,小王爷千金之驱,若因此受险,贫道亦万死 莫赎。今日暂且按下此事,就此罢手吧。」
      赵平波原拟陆道人和颜铁等联手,要杀文渊等人不难,不料他竟说出这一番话,大违己意,当即怒喝:「陆道长不肯领命么?」陆道人道 :「大小慕容虽然心狠手辣,贫道却也不惧,只担心于小王爷不利。小王爷,世间多有佳人,何必如此执着?」颜铁点点头,哑着嗓子道:「 陆道长所言不错。」
      赵平波怒极,正要发作,忽见陆道人使了个眼色。赵平波心中微一思索,心道:「对方三人均是高手,陆道长想必不愿硬拚,另有妙策。不错!这大慕容不会一直跟着紫缘姑娘,总有时机下手。且让他们赎了紫缘姑娘去,日后再夺不迟,倒可省下大笔银子。」想到此处,嘴角浮 现笑容,说道:「既然如此,小王就做个顺水人情。朱婆子,紫缘姑娘去留如何,就由你定夺。」
      众人一听,都大哗起来,议论纷纷:「这世子怎地突然心地宽大起来?」
      「紫缘姑娘说倒他了。」「呸,我看没那么容易。」
      赵平波翻身上马,叫道:「大家走罢!」慕容修忽地大声喝道:「走哪里去?小王八蛋,我可还有笔账要跟你算。你敢对我小妹无礼,嘿 嘿,留下脑袋再走!」
      身形电闪,猛地欺近身去,一手抓向赵平波。
      陆道人早就防他突袭,左手一探一圈,架住慕容修这一招,冷冷地道:「大慕容,咱们到京城再分高下如何?」慕容修冷笑道:「你妈的 ,滚一边去!」脚下一晃,要超过陆道人去,然而陆道人步法一转,又拦住慕容修,喝道:「柯兄,邵兄,护住小王爷!」
      慕容修冷笑几声,厉声喝道:「牛鼻子,给我滚!」但听「嗤」一声响,慕容修长剑出鞘,手腕抖动,一串霹霹急响,剑锋连连出招,逼 向陆道人週身。
      陆道人拔剑挡招,紧跟着喝咄一声,脸上忽而闪过一层白气,接连三次。慕容修识得是道家神功「三清归元真诀」,心中暗骂:「该死的贼道,要拿真本领打了么?」手中长剑连下四剑,成了「口字剑」剑矩。
      陆道人双目一瞪,喝道:「大慕容,今日给你瞧点厉害的!」话才说完,道袍双袖风声大作,只听「噹噹噹噹」四下双剑交碰声,紧跟着 「磅」一声闷响,数十片金属碎片飞射开来,两人手中都只剩下半截不到的剑刃。
      慕容修怒道:「好个贼道,想拚命吗?」陆道人不动声色,说道:「你想打,咱们京城再过招,今日不奉陪了!」说着右掌一挥,一道掌 风直迫慕容修,退身向后。慕容修随手出掌化解,微觉一震,哼了一声,道:「到京城吗?嘿嘿,你想靠皇陵派使个借刀杀人吗?」陆道人冷 笑一声,道:「只要那黄仲鬼没先杀了阁下,贫道定当恭候大驾。」
      慕容修脸上杀气一闪而过,踏出一步,忽听小慕容叫道:「大哥!」慕容修微一迟疑,沉声道:「陆杂毛,你就洗好脖子等着罢!」
      陆道人更不言语,转身走到赵平波身旁,乘上坐骑,护着赵平波离去。
      赵平波回望一眼,微微冷笑,策马而去。颜铁等一齐跟在后面,转眼间都绝尘而去。
      小慕容眼见靖威王府众人退去,向慕容修笑道:「大哥,多谢啦!总算你忍得下,没出手杀人。」慕容修一跺脚,怒道:「臭丫头,早知陆杂毛在此,我才不答应这烦人的条件。」文渊道:「若是弄出人命来,王府可就有口实,那便不易处理了。」小慕容向文渊一笑,说道:「 正是如此,反正先救了紫缘姑娘,以后慢慢杀他们不迟。」
      慕容修抛开手中断剑,大声叫道:「朱婆子,这边十万两银子,你收了进去,便放这小姑娘离开。小妹,臭小子,这里你们处理,我走了 !」不等答应,转身便奔。小慕容叫道:「大哥且慢!你上那儿去?」
      慕容修停下脚步,回头冷笑道:「当然是赶上去,把那贼道宰了!」说罢又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去了。
      文渊道:「慕容兄没有了剑,没问题吗?」小慕容耸耸肩,笑道:「不用担心,大哥不会有事。」
      那边朱婆子已吩咐人把银子一箱箱抬进去,紫缘一语不发,静静地走进水燕楼。文渊和小慕容对望一眼,跟着进去。
      紫缘穿过前堂,来到结缘阁,阁中并没多少改变,只多放了一个大木箱,便是朱婆子命人仓促收拾的行李。紫缘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些简 单的衣物,连些许贵重之物也没有,微微一笑,低声道:「朱妈妈可精得很。」
      小慕容低声向文渊道:「喂,你打算怎么安置紫缘姑娘?」文渊微一沉吟,道:「我想先送她回故乡,看看还有没有亲人在。紫缘姑娘, 你的意愿呢?」
      紫缘低声道:「但凭文公子作主。」说着拿了琵琶,从箱子里收拾了几套衣物,另行打包,轻声说道:「走罢,这里不能久留了。」小慕 容点头道:「没错,看那些家伙走得不甘不愿地,说不定还有图谋,我们还是走为上着。」
      小枫走进阁中,笑道:「紫缘姐姐,恭喜你了!」紫缘微微一笑,道:「小枫,你要不要一起走?」小枫道:「朱妈妈才不会答应呢。」 紫缘道:「我去跟朱妈妈说,让你继续跟在我身边,我们一起离开。」小枫惊喜交集,道:「真的?」
      紫缘向文渊一笑,道:「文公子,好吗?」文渊微笑道:「姑娘有意如此,有何不可?」
      四人走出阁来,紫缘向朱婆子说了。朱婆子本来不允,但小慕容暗暗塞了几锭银子,朱婆子便笑瞇瞇地连声答应。
      城中居民知道紫缘从良,都纷纷涌到水燕楼来送行,挤得水洩不通。几名乞丐奔到紫缘跟前,咚咚咚地磕头。紫缘连忙上前来扶,道:「 各位别要如此,折煞小女子了。」一名老丐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道:「姑娘对我们这些穷人叫化,向来是很好的,姑娘今天能离开这里,一 定后福无穷。我们今个儿还是这么穷,没法子报姑娘恩情,只有磕几个头而已了。」水燕楼群妓也都送着紫缘出来,都是羡慕不已。
      小慕容先到客店找了华瑄,说了事情经过,和文渊等人到城外会面。才刚碰头,忽见北边天空飞起一片绿烟,又夹着一圈黄雾。小慕容皱 起眉头,道:「大哥没追到他们,要我们快走。」华瑄道:「走去哪里啊?」文渊道:「我们往襄阳去。」华瑄一怔,道:「为什么要去襄阳 啊?」文渊道:「先送紫缘姑娘回故乡去。」
      华瑄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低声道:「我跟慕容姐姐也要去?」小慕容笑道:「哎呀,这是当然啦,妹子,你若不跟去,放得下心吗?」 华瑄脸上一热,低下头去,偷偷瞧了文渊一眼。
      当下文渊雇了两辆大车,自己跟华瑄一车,小慕容、紫缘、小枫在另一车,向西而行。车伕见一男四女同行,不禁颇觉诧异,却也不好过 问,逕向西行。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电影网站色_av大帝_东方av_av天堂网2016 avtt33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